茕影也叫叶若水🎵

茕影/叶若水。写东西全靠个性,出c全靠喜欢。
coser/瞎写东西/宅舞
BSD/工作细胞是目前的坑。

【少年时期私设】【BSD国木田独步】《光芒》

高中少年时期私设。
第一人称视角。
OOC歉。

  兴许是因为母亲是高中教师的缘故。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的父母让我长大以后做一名教师。每次母亲在家中谈起她的学生的时候,无论是考试成绩还是个人性格什么方面,脸上总是带着非常真诚的表情。无论是欣慰还是苦恼,谈起学生的她总是脸上带着柔光的。

  但那时候我对于教师这个职业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与热爱,在学业方面也仅仅只是按部就班。现在做一个好学生,考一个好的师范大学,以后做一名教授知识的好教师,这便是“我的理想”了。也许是因为做事比较严谨,我总是担任班委的职务,也总有老师拍着我的肩赞扬道:“国木田君真的是个认真负责的人,要一直这样坚持下去的话,以后绝对是栋梁之材!”每当这时候,我都会看着母亲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教师啊,着实是个很奇妙的职业。

  直到有一次,坐在后排的一个女学生,突然连着三天都没有来上学。

  她平日里上课吃东西睡觉,在学校里里违纪的事情犯得不少,成绩也总是在班级末尾徘徊,又对老师摆着一副死人脸,对待同学的时候也总是按着性格走,不高兴的时候总是耍脾气。可以说是没人看她顺眼。我尝试问过几位任课老师,他们的反应也都是“啊,她不来了吗?终于不用看她上课的时候那副死人脸啦!”“终于不用看她上课吃东西了。”诸如此类。在同学之间也都是“哎,她咋了,生病还是不想来啊?”“不知道啊,反正也没多大差别。”“她的脸色我早看够了……”这样的话。说实话,我也并不喜欢她,甚至可以说得上讨厌。本来嘛,对她再好也都没什么反应,对她不好的时候又会发脾气说我们孤立她对她不好。有的时候总想对她吼一句:喂,为什么一定要宠着你呢!?就这样慢慢慢慢的,她在人心中的好感消磨殆尽。

  那个周末的晚上,凌晨四点多突然惊醒。准备起床喝口水的时候我拿起了手机,打算看一看朋友圈。凌晨自然没什么人发朋友圈的,第一条赫然是她的动态——

  “请救救我。”

  配图是她的小臂,内侧布满了竖着的红色伤痕。红色液体在顺着手臂向下流,旁边的桌上是几团白色的餐巾纸团,染了鲜红的血。触目惊心。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我更加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感觉。震惊,疑惑,甚至有一丝心疼。是一种复杂得无法表述的情感,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完美展现这种情感。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但是,“自残”这一行为的主语是我的同学,我没有办法不震惊,没有办法不心疼。总之,这是我绝对不想看见的画面。

  喂,国木田,你能救她吗?……你不能,你当然不能。你怎么救?你明明还挺讨厌她的不是吗?而且,你又用什么立场来救她?她要怎么才能信任你呢?明明你也下意识地展现出对她的厌恶吧,她不会相信你的。而且就凭你的三言两语,怎么把一个深陷深渊的人救出来,根本没有办法啊。只是会弄巧成拙吧,会让她更加痛苦的!可是又怎么样才能做到眼睁睁看着别人痛苦啊?这样,也太残忍了吧!?

  那一天,我再也没法入睡。也正是那一天,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成为一名教师。我看过太多太多人品恶劣的教师影响了本该优异的学生一辈子的事例,对于他们,我深恶痛绝。做一个教师吧,引领着人越来越好,不要让人深陷绝望之中。教师并不仅仅是授予知识这么简单,而是努力将学生带上社会的轨道。无论是知识的硬件方面,还是心理和精神的软件方面。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母亲会如此热爱这份职业,也明白了她提起学生时,眼睛里闪烁的柔光,也许,那就是“温柔”的样子吧。

—————

大家好,我是茕影,也叫叶若水。因为本人的理想就是做一个老师……然后偶然间想起国木田的一开始的职业也是教师,就突发奇想写了一些东西。一部分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艺术嘛,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啦!
如果大家能喜欢,实在是感激不尽。

2018.2.4无锡漫展。
白起cn:叶若水[前排口罩]、赤夜[常服]、洛河[前排最右]、肖衍[拿枪]、野希[后排口罩]
制作人cn:若初[黑发]、薄荷和猫[棕发]

全场六个白起爽的不行√
这儿是叶若水。
想扩哪个跟我说√小窗给你QQ号嗷!

2017/07
绚濑绘里花嫁。
cn叶若水/原po
妆面 自理
后期 娘炮
摄影 南瓜